你的位置: iPc 首页 > 全部文章 > 杂乱无章 > 阅读文章
科学X网    Office    苹果中国    微软中国    VPS

最强科研实力寺庙 - 法师写程序和尚用iPad诵经!你们寺院这么牛,佛祖知道么

14
一月

北京西北凤凰岭山下的龙泉寺,上次进入公众视野还是因为北大柳智宇的事情。彼时,这位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金奖、“数学奇才”放弃到美国麻省理工就学的机会,赴龙泉寺修行。如今,高知僧人又让这座有1000多年历史的寺庙“火了一把”……

iPad

因为,关于“龙泉寺信息技术组”——一个隶属于龙泉寺档案室小团体的情节,有些近乎张扬地在 IT 男之间流传。但这已不仅仅是一个关于出世的故事。或许,它从某个侧面,遗洒出再入世的光点。

通常人们都把出家看作是一个人在某种压力下对现实的绝望选择,于是“看破红尘”,佛前堂下,暮鼓晨钟。可龙泉寺信息技术组——微博上的注释是“穿越技术人生、探索终极价值”——让人可以饶有兴趣地观察出世者的修为。看起来进退自如、张弛有度,龙泉寺信息技术组正在实践自己稍有争议的“人间佛教”。

在 IT 大会遭遇僧人

龙泉寺始建于辽代,常被提起的是前院1000多年的银杏和古柏。

最新流传的一个段子这样说:“几年前微信之父张小龙做研发时为避免干扰住进了龙泉寺西厢房,结果对几个问题苦思不得其解,一气之下把资料撕得粉碎。一僧人进来打扫卫生时帮他把资料重新粘贴起来,还写了几行字,这么复杂的问题居然解决了……”

科普网站果壳网讨论高知出家的帖子里,有人用“最强科研实力寺庙”的噱头讲了龙泉寺的事情。讨论组留了一个微博地址,半信半疑的人们点进去,发现这个“龙泉寺信息技术组”是真的。

好事者还根据龙泉寺方丈学诚法师博客及“龙泉之声”网站查证了龙泉寺的高知班底:出家前是清华大学流体力学博士的禅兴法师,出家前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的贤兆法师以及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博士贤威法师,北京大学哲学系研究生贤庆法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流体力学研究所贤立法师,著名网络作家贤书法师,等等。

一些消息说,柳智宇法号贤宇,在寺内负责校律工作。但这还有待考证。

有意思的是,大多数僧人的学历和专业,在他们自己的官方网站和博客里都可以找到,有些也很容易问出来,似乎大多数人对自己俗世间的身份并不避讳。

不过,高知出家毕竟已经不是新闻。让人瞩目的,是龙泉寺信息技术组在“尘世”有点扎眼的身影。

龙泉寺信息技术组在业内引起关注,最早大约就是在2011年 CSDN 移动开发者大会,它是由全球最大中文 IT 社区 CSDN 举办的。

CSDN 创始人蒋涛向本刊回忆说:忽然出现了几位披着黄色衣服的光头和尚在会场走来走去,让他心里别样的慌。不过,蒋涛并不记得当时大会邀请过龙泉寺的僧人。

CSDN 大会每年举办,对外收取门票,每张2000元,即使参加论坛上的三人团购活动,门票也需1600元。

同样觉得心里异样的还有图灵公司和图灵社区发起人谢工。图灵是一个面向 IT 从业者的阅读社区和出版机构。

当时谢工也在会场,忽然“几个身着黄色僧袍的和尚走到我的展台,居然还拿起我们展台的书看了看。”

会议结束后,谢工却受到贤信的邀请。“心里还是有点抵触”。她向本刊回忆说,最后因为想了解和尚们对自己的书有什么看法,她还是邀请几名同事一起到了龙泉寺。

一行人的首要问题是:见到法师,该如何打招呼?“握手不行吧,于是上网查了查资料,这才出门。”

不过这次接触让谢工感觉很好,特别是毕业于北工大的贤信法师是一个“相当踏实的人”。

贤信法师应该是龙泉寺信息技术组的发起人。在大家的描述中,法师个子高高,身材瘦削,“走路和说话的时候凝神而专注”。他在北工大毕业后,做了几年程序员。后来“因为变化太快,心脏受不了”,在2009年出家。

贤信出家后经常参加一些 IT 技术会议。CSDN “TUP产品与设计交流会”、“QCon 2012 全球软件开发大会”、“中国电子文件管理论坛”,等等,贤信或他的师兄弟们都去过。

对于“入世”的说法,贤信似乎早有预见。下山参会对他来说,看起来也是如芒在背。

一次会议结束后,贤信在心得中写道:“终于来到京仪大酒店门前的时候,我还是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大型的IT技术会议,但正是因为经历过,所以会知道一会儿又要经受无数异样目光的洗礼,乃至之后网络微博上的猎奇与调侃。那种业力从会场散出来,仿佛有一种密度,让人胸口有点闷,一丝畏难在双脚间纠缠起来。”

龙泉寺

法师的愿景

龙泉寺信息技术组的源头是这样的:早些时候,龙泉寺客堂的挂单已经用 EXCEL 登记,但只是简单的记录,功能和一般的记事本差不多。

龙泉寺有700多间客房,如果逐个挂单入住,办理手续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同时,龙泉寺也有一个学习社区,将近两千人学习,需要报名系统和管理平台。

贤信出家的第一个春节,就研发成功了“龙泉寺客堂管理系统”。

现在,龙泉寺信息技术组的最新项目是一个开放阅读平台,希望对浩如瀚海的佛经典籍进行再整理。龙泉寺信息技术组义工、核心成员姜太文告诉本刊,这项工作非常庞大,完成它可能需要十年到二十年的时间。

打个比方,如果信息技术组是个公司,姜太文就是架构师和技术总监,负责大部分项目的架构设计和开发团队的组织。

蒋涛也曾经建议贤信依托现有平台进行龙泉寺的信息建设,“我说我可以替他们找豆瓣或者百度阅读器支持他们,但是贤信法师志向很远大,他希望能够让佛经得到更多的传阅,让佛法有更多更好的表现形式,比如故事、动漫等等,把龙泉寺做成全世界的经书中心。”

“我感觉龙泉寺信息技术组会写代码的只有贤信大师一个人,其他的都是义工。”蒋涛也与谢工一起受到邀请,他欣然前往。“在贤信的组织下,很多义工周末都会过去帮助一起写代码,他们中有很多清华北大的学生,也有很多百度、腾讯、豆瓣、新浪的职员。我觉得他们信息技术组有两个特点,第一是组织松散,第二是反正也没有人催他们,要做多久都可以。”

至少在早期,信息技术组的能力似乎并不“强大”。初次拜访龙泉寺后,谢工也经常介绍一些写代码的人给贤信。

姜太文说,目前会写代码的法师也在增加。

曾经在信息技术组做义工、就职于信息产权局工作的贤度法师出家后,和贤信一起成为信息技术组的管理者。

龙泉寺的千年大树旁,贴着几张醒目的海报。有些是为龙泉寺周末心义工法会活动做宣传,有些是为参加龙泉梦工厂动画片场景制作活动提供联系方式。海报右下角的“龙泉之声”二维码,拿出手机一扫即可得到网站的联系方式。

还有龙泉寺微电影对策划、制片主任、导演的招募。伫立于此,宛若迎接新生的大学校园。

大殿旁可以看到龙泉寺显眼的教学大楼。龙泉寺的所有建筑大多是他们自己设计、建造的。教学楼里有工程部、文化部、慈善部、弘宣部、教化部、翻译中心。在翻译中心,一位金发美女走了出来,一个眼窝深陷的小伙子又走了进去。

推开其中办公室的门,可以看到一个一个格子间,有CBD的感觉。几个俗家人拿着 iPad 窃窃私语。

“2011年这里的和尚就开始用 iPad 诵经了,当时我很惊讶,这甚至比很多俗世中人都要早。”谢工回忆道。

谢工印象最深的是图书馆。它已经开通 Kindle 电子书借阅方,还支持苹果和安卓系统的手机和平板电脑。“我在这里忘记了时间,看到很多好书,还有专业的 MARC 数据等。很惭愧的是,图灵成立7年了,都没有像样的书架和阅览室。”

看起来,最有宗教气质的是饭堂:1000多人同时吃斋饭,用餐之前须念一段经文,以感恩众生供养食物的恩情。但吃饭时不能说话,碗筷不能碰撞出声响,添加饭菜要用手势比划:把筷子竖立或横在粥碗中间表示要稠粥或是稀粥,诸如此类。

关于本文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他/她

    没人说点啥?

  2. 说: 回复他/她

    能不能给张图看一下啊

  3. 说: 回复他/她

    没图你说个JB啊。。

    • 说:

      为何戾气这么重,师傅,有妖怪!

  4. 说: 回复他/她

    我能理解为 程序员都出家了 么。。。

  5. 说: 回复他/她

    人 还是有信仰比较好

  6. 说: 回复他/她

    佛也讲科学了。。。

  7. 说: 回复他/她

    老衲法号智能,请多多关照

微博评论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