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iPc 首页 > 全部文章 > 业界分析 > 阅读文章
科学X网    Office    苹果中国    微软中国    VPS

一位兼职网络女主播的自述:在线私聊曾经月入数万

08
五月

宁静夜晚,精心打扮之后,一位年轻姑娘拉上窗帘,她将借助3个高清摄像头,1个麦克风,以及最重要的互联网,在面积狭小的公寓开始了一天的主播工作……

美女

“有时是清纯扮相,有时会浓妆艳抹,还戴上金色假发。”晚间的上海咖啡馆,小Y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这样回忆此前的“兼职”工作;这位90后姑娘身材高挑,对外职业是展会及平面模特。

由于展会并非天天有,封面并非天天拍,小Y在一位前辈的引荐下兼职起网络女主播。为了与她交流,VIP会员会花费不菲金额充值点卡,而她则从互联网平台的收入中抽取一定的分成。

“每天兼职时间不长,但收入相当可观。”小Y称,每月数千甚至数万的情况都有,有时甚至远超本职工作;对于色情,虽然她在竭力避免,但难免穿着暴露以及充满挑逗性的各种动作,一切都看付费客人的需求。

这些都是在“净网”行动之前。五一前夕,快播事件后,小Y所在的站点闻风关闭,还拖欠了她4月的兼职费用。

主播

“荷尔蒙经济学”

想要弄清楚互联网的荷尔蒙经济学,可以先看两组数据。

根据ISSL(International Secure System Lab,互联网络安全系统实验室)2010年的一份调查,全球约12%的网站提供或多或少的色情内容。

而来自谷歌旗下广告服务商Double-click的统计,色情网站的访问量与数据流量极为可观,在全球独立访问量前500名的网站中,有数十个是色情网站;在所有的搜索引擎请求中,四分之一都与色情相关,在所有的互联网下载中,超过三分之一都是色情作品。

号称流量入口并不为过。在互联网发展早期,盗版与情色曾是推动其发展的“原罪”。

“用户质量高、天然付费习惯、纯屌丝。”一位数年前的互联网情色站点站长向本报记者如此概括互联网情色用户的特点。

在其看来,互联网经济就是“得屌丝者得天下”,而互联网情色用户本身就是互联网最高质量的用户,如果能够把控住这些用户的需求,也意味着最为稳定的流量和入口。

情色用户需求下,进而催生的互联网创新案例不在少数。早在20世纪90年代的美国,在线支付就在情色业经过了成功实践,而在线支付为大众接受是近十年的事情。

面对上述蛋糕,国内的互联网创业者也难以抵挡诱惑。

谈及YY语音、9158、六间房等,大多数都一副心领神会、“你懂的”了然表情。或明显或隐晦,无论是否擦边球,这个庞大的互联网荷尔蒙经济已悄然形成。

虽然没有明确列入“荷尔蒙经济”的收入,但根据欢聚时代(YY.Nasdaq)昨日公布的2014财年Q1财报,当季净利润为1.836亿元(约合2950万美元),同比增长187.2%。在网络附加值服务的净利润中,在线音乐和娱乐的净利润为383114元,占57.497%;在线广告部分为24219元,占比3.635%。

有媒体去年初报道称,9158的母公司天格公司的网站显示,天格公司的旗下包括9158.com在内多个产品,2012年全年创收10个亿。9158.com及其下属众多子网站合计拥有2万多个视频聊天室,注册用户1亿~2亿,活跃用户两三千万,同时在线约70万,每月营收接近7000万元人民币,占全行业收入的70%。

同样根据去年7月的报道,六间房的营收规模,全年预计在4亿元左右,月度超过了3000万元;而通过新的并购,以及覆盖手机和PAD的,六间房正在扩大用户范围和盈利空间。

这些网站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内容与服务收入、广告收入以及其他隐性收入。

对于内容与服务,分为增值付费和预付费。前者的代表是YY语音、56、六间房等,例如: YY的女主播号召粉丝送花送礼物;而黄色小说、黄色漫画和一些真人写真秀,也是付费查阅,按阅读章数收费。

后者的代表是9158等,与其他美女聊天室是会员制(预付费),需要充值会员才能进入到某些聊天频道;另一种,黄色网站、论坛等也采取会员制,即会员可以进特权板块看更“优质”的影片、图片等。

另一大收入来自广告。前述前站长称,国内的涉黄IP,对网络游戏、情趣用户、涉黄线下交易、伟哥药物等有天然吸引力;而涉黄的小站点也购买知名IP的广告位,将客人导流过来。

“在调查的3500个色情域名中,其托管的269000个网站中有3.23%都含有广告程序、流氓软件和病毒。”对于色情网站链接的广告客户,ISSL研究员Wondracek博士曾这样描述:许多色情网站会利用隐蔽的手段让用户难以脱身,例如使用 javascript catcher让浏览者无法离开一个网页,或者利用脚本将用户的点击定向到其他附属网站。

而据前述站点站长透露,其他隐性收入还包括女主播私聊费、群攻“斗富者”费用,甚至线下交易“中介费”等。

路在何方

互联网荷尔蒙经济游走于法律、伦理、道德等的边缘。

9158的创始人傅政军多次宣称,9158不是网络夜总会。“色情挣不来钱,用色情的方式赚到我们今天的这个收入规模太难了。而且你违规后,有那么多政府部门在监管,我这个网站就不存在了,也别谈啥理想了。”

六间房创始人刘岩在此前的一次采访中曾坦言,娱乐和低俗永远很难分开,但是女主播穿个吊带你就说她低俗,这不好说,要看她的言行。他当时称,“我们”很严格地控制,有100多人在做实时的审核,有一套严格的规范,比如主播的手不能放在她的胸上。“我觉得到现在为止没什么出格的。”

尽管试图或正在“洗白”,但净网行动的冲击波不容小觑。

“不敢顶风作浪,怕查、太危险。”曾在某知名秀场月撒千金的一位“土豪”玩家向记者坦言,现在根本不敢登录,就怕被追查到IP。去年同期,他信奉“春季旺桃花”,每天在在线秀场的花费以千元计算;最高纪录则是去年底与同房间的一位玩家斗富,一日豪掷万元。

而多位有色情付费习惯的屌丝用户也向记者称,最近几乎不登录色情类互联网站点,就连硬盘里的“存货”都删除了,害怕受这些色情站点牵连,通过IP访问地址追查到自己。

净网行动之下,互联网荷尔蒙经济的未来之路在哪里?

事实上,在2011年的一次行动之后,前述前站长已经“金盆洗手”,转做游戏开发及天使投资。他自认为,对屌丝用户特点的把握是后来转型成功的关键;当然,从互联网荷尔蒙经济中挖掘的第一桶金也很重要。

互联网营销及游戏创业者“不喝可乐男”向本报记者表示,大致可以分为以YY、快播等为代表的技术提供商,和以美女聊天室、黄色网站等为代表的内容提供商,前者转型的可能性会更大。对于在线视频服务,由技术供应商监管,国家监督,视频源先由技术供应商审核过滤后再面向用户,由原先的实时互动转型为延时(10秒到60秒)互动;其次,实名制加认证制,获取到参与视频互动、影视分享、文学/动漫分享的这些人的相关信息,配合公安部门监管、执法。而内容提供商转型的可能性会比较小,黄色网站、论坛、黄色动漫网站、黄色小说网站等,极大可能沿用以前的老办法,在备份内容后,不停地更换IP站点“重出江湖”。

“对于整个互联网荷尔蒙经济,要看政府对于这块的监管力度和深度有多大。”“不喝可乐男”认为,达摩克利斯之剑的最后一击,应该是政企联手,客户(内容提供商/个人)在使用技术服务企业提供的技术支持前,需达成协议并交由公安部门备案,一旦出现违反国家法律的现象,由公安部门执法处理。

“我已经决定收手了,4月的兼职费也不要了。”小Y告诉记者,她最近开始谈恋爱,而网络女主播的职业终究不光彩,“我男朋友和家里人都不知道,我也不想让他们知道。”

分别时分,小Y如释重负地浅笑:你看,晚上不兼职,可以约会喝咖啡,也可以看看外面的夜景。

夜幕下,互联网的荷尔蒙经济体,还远不能如释重负。

关于本文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他/她

    花钱聊这个的纯属SB

  2. 说: 回复他/她

    这样视频也能撸?屌丝到极致了吧?

  3. 说: 回复他/她

    做外围女赚得多多了~

  4. 说: 回复他/她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的

  5. 说: 回复他/她

    荷尔蒙无非就是性与血才能释放…说法比较暴力,但事实

微博评论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