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iPc 首页 > 全部文章 > 新闻相关 > 阅读文章
科学X网    Office    苹果中国    微软中国    VPS

注意了!用捡来的 SIM 卡上网花25万元要全额还款并遭刑事拘留!

11
三月

一张 SIM 卡有什么用?人们可以将它放入手机后打电话、发短信、刷微博。连“26个英文字母都认不全”的80后农民张艳胜,在捡到一张中国移动的 SIM 卡后,将其插在电脑的无线网卡盒内上网……

80后农民捡SIM卡上网花25万元遭刑拘惹争议

在“免费上网”7个月后的2012年7月4日,长沙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的民警找到了他。张的妻子张炳艳这才知道丈夫摊上大事了:7个月的上网数据流量费高达25万余元!

危险的 SIM 卡

核心提示

2013年3月3日,张炳艳给《法制周报》记者算了一笔账:用捡到的SIM卡上了7个月网的代价是:丈夫被刑事拘留8个月,目前还在看守所;上网花费的25万元,张艳胜家已经支付10万元给SIM卡的真正所有者中联重科融资租赁(北京)有限公司,余款待张艳胜出狱后分期付款;在丈夫被拘留4天后,因为“压力大”,张炳艳意外流产。

3月1日,记者联系了负责承办此案的岳麓区检察院相关人士。该人士介绍,该案目前还在起诉阶段,“到底怎么处理,起诉还是不诉,我们还没有开会讨论。”不过,是否公诉很快将会有结果。

有人形象地称该案为通信版“许霆案”。记者在调查时发现,针对该案还存在诸多争议:一、该案属于刑事案件还是民事案件?二、巨额数据流量费,难道只应拾卡人一人埋单?

从2011年12月至2012年6月,张艳胜的电脑一直可以上网。张炳艳说,这期间没有人通知他们不能用这张卡。

张炳艳说,在丈夫被刑事拘留后,她和中联重科融资租赁(北京)有限公司签订了《还款协议》,愿意赔偿对方256685.77元。

法学专家许中缘认为,该案属于民刑交叉的案件,拾得人有不道德的地方,但不应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把责任和过失都推到拾得人身上,实际上并不公平。

80后农民捡SIM卡上网花25万元遭刑拘惹争议张炳艳一家因为一张SIM卡而改变,现在她的丈夫正在看守所

事件:

捡到 SIM 卡使用后被刑拘

“现在路上有手机,我都不敢捡了。”张炳艳说,其丈夫张艳胜现在还在看守所。

张炳艳和丈夫的户籍均为河南省,现住山西省太原市晋源区庞家寨村。张炳艳告诉记者,丈夫小学没毕业,26个英文字母都认不全。出事前,他在太原市做塔吊租赁、安装、维修等业务。

据警方的提供《讯问笔录》显示,2011年11月,张艳胜在山西省平遥县一建筑工地,安装一台中联重科牌塔吊设备时,发现驾驶室的操作手柄下有一张手机卡。张艳胜随手就捡了起来带回家插在了电脑无线上网盒内。他看到电脑马上能上网了,就用它上网看电影、聊 QQ,用了7个月。

在这份笔录中,张艳胜称知道用SIM卡需要收费,如果没钱了就会停机,上不了网。他当时想把捡到的卡用到自动停机为止。

张炳艳对记者说,丈夫把手机卡拿回家后,随意仍在窗户旁,“我们以为这张卡和手机卡一样,余额不多,所以想等到停机就把卡扔掉。”

从2011年12月至2012年6月,张艳胜的电脑一直可以上网。张炳艳说,这期间没有人通知他们不能用这张卡。

2012年7月4日,太原市是个艳阳天,一辆警车驶入了张炳艳的视野,随后,张艳胜被警方带走。那张SIM卡也被警方当作证物进行了扣押。

约定:

先还10万余款分期付

根据警方的《询问笔录》显示,2012年6月29日,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联重科”)的工作人员袁江英来到长沙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麓谷派出所报案。

袁江英称,其公司以融资方式销售给客户的一台塔机,配置了GPS远程控制系统,内置GPS系统的手机资费卡号码为 15074987765,GPS手机卡正常使用资费为10元/月。但该公司在2012年6月发现,自2011年12月至2012年5月,该手机卡共产生数据流量费用20余万元,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湖南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下称“长沙移动”)已经从中联重科扣除了这笔费用。

袁说,2012年1月至5月,其所在公司内部改革。2012年6月初,他们在进行明细核对时才发现了这张卡的异常情况。其中,2011年12月至2012年5月,这张卡共产生移动数据流量费29.0255万元,扣除优惠金额8.895万元,中联重科向长沙移动实际缴纳20.1305万元。当时,该卡2012年6月的费用还未计算。

张炳艳说,在丈夫被刑事拘留后,她和中联重科融资租赁(北京)有限公司签订了《还款协议》,愿意赔偿对方256685.77元。

为什么是25万余元?张炳艳称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算出来的,“当时我们受到误导,以为还了钱,人就能放出来。”

张炳艳获得的一份由长沙移动提供的《中联重科行业应用卡账单及结算费用》显示,卡号为15074987765的这张SIM卡,从2011年11 月至2012年6月的用户账单分别为14867元、41285元、10675元、23572元、63601元、47305元、54879元,7个月合计为 256184元。

根据《还款协议》,2012年7月19日,张炳艳向中联重科转账了10万元。余下的15万余元,双方约定在张艳胜出狱后,分10个月偿还。

80后农民捡SIM卡上网花25万元遭刑拘惹争议张顺明为儿子的事奔走于长沙街头

争议一:

属刑事案件还是民事案件

2012年7月4日,长沙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向张炳艳下达了《拘留通知书》。

张炳艳在看了《拘留通知书》才得知丈夫因涉嫌盗窃罪被刑事拘留,现羁押在长沙市公安局监所管理支队第一看守所。

在警方给长沙市岳麓区检察院提供的《起诉意见书》中认为,张艳胜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4条之规定,涉嫌盗窃罪。

湖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许中缘,现挂职湖南省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处副处长,其研究专业是民商法学。他了解案情后对记者说,张艳胜的行为不构成盗窃罪。

分析,首先,盗窃最重要的特征就是秘密窃取。本案中,张艳胜并非采用秘密窃取,因为上网是公开行为,长沙移动、中联重科都可查询其上网的数据流量。其次,嫌犯缺乏犯罪的主观故意。张艳胜曾说想把卡用到自动停机,这是一种贪小便宜的想法,并没有想无限侵害对方的权利。第三,许中缘认为该案情节并不严重。张艳胜的行为属于不当得利。第四,在得知严重后果后,张艳胜与中联重科达成《还款协议》支付了10万元。这属于民法的调整范畴。张艳胜并没有侵占的故意,因为他愿及时清偿。事实上,中联重科采用了《民法通则》规定的救济途径来维权。所以,此案不宜再用《刑法》介入。

同时,张艳胜行为的结果是20余万元的损失。这笔损失是移动公司和中联重科对其权利的懈怠而引起的,违背一般用卡习惯,所以导致后果的发生。

许中缘认为,该案属于民刑交叉的案件,拾得人有不道德的地方,但不应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把中联重科和长沙移动应负的责任和过失,都推到拾得人身上,实际上并不公平。

在民刑交叉类的案件中,当事人首先要看本案能否在民法层面得到合理解决,如果能得到解决,《刑法》就不应该再次介入。

3月1日,记者联系了负责承办此案的岳麓区检察院相关人士。该人士介绍,该案目前还在起诉阶段,“到底怎么处理,起诉还是不诉,我们还没有开会讨论。”不过,据其透露,是否公诉很快将会有结果。

争议二:

25万元流量费一人担责

“我觉得很冤,不知道这25万元是怎么算出来的。”张炳艳说,得知丈夫被刑拘后,她“吃不下饭、压力大”,4天后竟意外流产。

张艳胜的代理律师是湖南森力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李俐俐,她认为该案中移动公司也应负责任。为此,在支付10万元后,2012年11月,张炳艳将中联重科融资租赁(北京)有限公司告上法庭,长沙移动作为共同被告的“第三人”。

该案曾于2012年12月开过庭,后因为长沙移动提出“先刑后民”,申请了中止审理。

李俐俐说,张炳艳签订《还款协议》,是在张艳胜危难的情况下和重大误解下所作出的民事行为,根据《合同法》第54条规定,请求撤销。

李俐俐着重提到,《长沙移动与中联重科GPRS卡合作协议》约定,15074987765卡是按10元/月的包月卡,该卡的信用额度为20元,超过30元,双方约定自动停机。而且,该卡约定按月结算。

《电信条例》第34条规定,电信用户出现巨额费用时,电信企业有迅速告知及采取相应措施的法定义务。同时,根据工信部相关规定,电信企业在用户包月使用的流量达15G或资费达500元时有停机封顶的义务。

张艳胜在使用捡到的SIM卡上网时,既没有人告知他出现巨额消费,也没有被停机。这是何故?

3月1日,记者陪同李俐俐找到了长沙移动法务部相关人士。该人士说,长沙移动和中联重科签订了托收协议,“托收就是他们用多少,我们就划多少,保障不停机。”

在李俐俐出示了《长沙移动与中联重科GPRS卡合作协议》后,对于“如甲方未能在乙方(长沙移动)规定的时间内缴纳足额话费,乙方有权予以终止该号码的使用……”这一规定,该人士说:“乙方是有权终止,我们可以终止也可以不终止。”其认为,长沙移动是与中联重科签订了合同,与张艳胜没有协议关系。

专家建议:

拾卡人可拒绝清偿以抗辩

张艳胜被刑拘后,其父亲张顺明急白了头发。他告诉记者,张艳胜一家一年的纯收入才一两万元。25万元对他家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

但长沙移动法务部相关人士坦言:“这个案子在我们这里不算很大的事情。”

许中缘认为,拾卡人与长沙移动构成一个事实上的合同,尽管合同是中联重科与长沙移动签的,但张艳胜是SIM卡的实际使用者,也是这张卡的最终买单人。他享受合同的权利和义务,如按照合同的价格和支付方式等。事实上,他已经代替中联重科成为合同的主体。拾卡人可以拒绝清偿以抗辩。中联重科也可以向长沙移动主张权利。

3月3日,张炳艳与张顺明奔走于长沙街头。张炳艳自言自语地说,怎么一个农民捡一张卡上网,自己赔了10万元钱,还要被刑拘?她百思不得其解。

关于本文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他/她

    上网,真是便宜了

  2. 说: 回复他/她

    “这个案子在我们这里不算很大的事情。”

  3. 说: 回复他/她

    用了20多万元的流量居然没停机。掉卡的人居然也不挂失,一群2B就知道坑农民的钱。

    • 说:

      说得好,明摆欺负弱弱者!

    • 说:

      我估计这都是移动故意设计 欠费那么多没停机 怎么可能

    • 说:

      猫腻啊!

    • 说:

      恰巧我是移动员工。。。没听说过“禁止业务”吗?禁止接受梦网信息,禁止呼叫转移,等等等,同样的,也有禁止停机。这都是给重客准备的,而刚刚好,这个号码原归属也是一集团客户,所以很正常。欠费加滞纳滚啊滚啊的就这么多了,还不能销户,要不然坏账没地儿出。自己想占便宜,天上哪有掉馅饼的,当移动这十多年是白开的吗,这些洞早补上了。至于封顶费,天知道重庆分公司为什么会把T网取消封顶,这点确实不对。

    • 说:

      總公司要管一管啊

    • 说:

      不停机是选择的服务,这可以理解,但是卡丢了却不挂失,一直让它跑流量,这不是故意的吗?

  4. 说: 回复他/她

    没人吐槽坑爹的收费模式么

  5. 说: 回复他/她

    流量都有封顶费用的,为啥能用到几万一个月….明显敲诈啊

    • 说:

      呃,刚才在楼上回复我也纳闷为啥不封顶。又扫了一遍知道原因所在了。行业应用卡本来就没封顶,全国任何省的分公司都不对行业应用做费用限制

  6. 说: 回复他/她

    明显敲诈

    • 说:

      +1(中文)

  7. 说: 回复他/她

    好几百万年前的新闻了 看来以后要少点来 ipc了

    • 说:

      法制报3月8日的新闻,你几多百万年前的看过啊?!

    • 说:

      经鉴定,煞笔一枚..

  8. 说: 回复他/她

    俺一个月不交钱移动就停我机了,您这是哪家移动,可以连续使用7个月不交钱还不停机。。。
    坑爹啊坑爹。。。。。坑人家爹地的。。。

    • 说:

      和银行绑定的,只要银行账户里有钱就不停机

    • 说:

      你可以到淘宝网办‘永不停机’,只要支付宝有钱,就不会停机

  9. 说: 回复他/她

    新闻的原文好像不完全是这样的,这里还是强调了捡卡的人有多痛苦,但实际怎么捡的过程没怎么说。

    原文里面对捡卡是这样描述的:这个捡卡的人是被雇佣安装一台工地的吊机,然后在吊机里面发现了这张无线上网卡,然后就拿(偷)回家用了。但实际上这张卡是生产商专门用来定位设备位置的,会定时利用无线发送自己的地方,也因为这样生产商和长沙移动签订的协议中没有限量,而且自动从生产商账户扣款。

    实际上如果只是发送位置的话用不了多少流量,但这位捡卡人回去直接用来上网了,看视频啊什么的用移动流量当然就贵了,这么一算就是20W。

    我觉得一个案件应该从动机和结果来判,这张卡如果是地上捡的那么也许应该轻点,但看来……他是偷的,只是认为吊机上的卡可以拿回去用就不告而取了;从结果来看,造成20W损失也是事实,因为生产商是发现自己账户上突然被扣掉这么多钱才发现的;那么动机有,事实在的情况下抓住他让赔偿本来就是正当的。

    让他一个农民赔这么多钱应该不应该?或者是不是其他人也有责任?或者他现在多么的悲惨?这些都是后来的事情,不能掩盖他做错事的事实啊。如果原告不追究当然就没关系了,但如果非要追究的话怎么也跑不掉的。

    • 说:

      楼上说得对!。。折卡估计是设备专用卡!

      这就得看中联重科的意思了!

    • 说:

      同意,人家卡在gps定位器里呆的好好地,他给拿出来去上网,而且因为托管协议,根本不会封顶停机,只会不断从银行账户里自动扣费,这才导致7个月用掉的25万,这与贪小便宜无关,要是一个白领去了趟领导办公室,发现一张支票,自己拿去去取了~性质一样!

    • 说:

      楼上说的真相了,请从这个角度看,ipc有一点点引导读者理解偏差的嫌疑噢~请先确定到底是路上捡的还是从设备上“不告而取”的,个人觉得这么重要的卡(不封顶,公司划账,定位用的)不太可能被人“不小心”随随便便扔到地上吧,而且“恰好”那个农民捡到了又知道这卡插电脑上就能用

    • 说:

      很有道理

  10. 说: 回复他/她

    当企业昧着良心做事的时候苦的也就只有”人民”!在这里说一句:法克!

  11. 说: 回复他/她

    我敢说,抓人的家伙肯定不懂法,这算哪门子刑事了?!

    • 说:

      真对不起,我气急了,经@LoserAngel 一说,我还没看过所有事情的缘由,作者写的不够详细,单纯的只写了那张是SIM,我以为是一张普通的SIM,真的很抱歉。

  12. 说: 回复他/她

    三方都有责任,那个农民不用说了,移动的计费模式明显坑爹到让人发指!一个月几万的流量费用,移动提供这个流量服务有这么高的成本吗?这么算下来尼玛的移动利润有多少?10000000%?那个中联重科公司,卡丢了不去挂失就算了,自己账户被扣了25W才发现,7个月管财务的都吃屎了吧! 呵呵。现实的结果是责任都丢给了一个人。明摆的欺负弱势群体。国企什么的中国移不动什么的我就不多说了。

  13. 说: 回复他/她

    怎么没写用了多少流量,让我们算算移动有多黑心!

  14. 说: 回复他/她

    张艳胜根本是第三方责任人。中联科管理不善遗失SIM卡一张,此卡可能产生高额费用而且卡上没名字!没密码!没管理!没通知!甚至失卡5个月没发现和寻找,这是第一责任。移动有权有义务管理SIM卡流量和告知,但是什么都没有做的情况下随便扣款!这是第二责任。正常合理的处理情况,中联科因主动遗失SIM卡占最大责任,与移动方费用问题应由合同法解决,移动因未理行合同内容帮助客户规避风险应该被罚款内部整改,张艳胜因拾获SIM卡一张应被作道德教育!其私下支付的10万元和中联科协商退回,还款协议无较。

    • 说:

      这个是给大客用的,免停免催是很正常的事情,同样给大客用,资费也是很贵的。移动一点问题也没有啊

    • 说:

      纯垄断问题

  15. 说: 回复他/她

    天价!!!实在hei!

  16. 说: 回复他/她

    张艳胜一家一年的纯收入才一两万元,为了这事还失去了一个孩子,错也不全在他,移动你TM还有良知的话,该怎么处理这事,咱就不说了!

  17. 说: 回复他/她

    本文有导向性宣传,没有客观公正的阐述事实真相,ipc最近怎么一直在干这种事情?

  18. 说: 回复他/她

    就国内现在来说,法律什么的都还不健全,不管怎么样,那人根本不知道情,合同什么的就JB扯蛋,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国家,这事目前来说肯定是那农民吃亏。
    只希望国内的法律健全一点点,不要再坑可怜的我们了。。。

  19. 说: 回复他/她

    怎么能说移动骗钱呢?移动有诱导他去使用这张卡吗?分明是贪小便宜在先!

  20. 说: 回复他/她

    只因为当事人是弱热群体的农民工,如果是有背景的某总,那就不用出钱,也不会坐牢的,这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事情了。所以才会有“这个案子在我们这里不算很大的事情。”一说了!

  21. 说: 回复他/她

    该怎么说呢,同情弱者无可厚非。可是张的如此行为至少是不道德的,受到惩罚也无可厚非。贪小便宜吃大亏的又一典型事例,供后来者警醒吧。

  22. 说: 回复他/她

    好吧- -没仔细算。。。有错指出
    (以下纯属娱乐- -)
    移动每秒20KB的网速上那么多钱真是辛苦了
    每M一块钱(一般都是吧)
    250000M=250G
    =250000000KB
    250000000/20 =12500000s
    换成小时差不多3472小时
    3472/24=144天
    一共180天上网了114天。这是以每天24小时不间断上网。
    如果每天只上12个小时并每秒都在下载的话。就是228天。
    – -没核对不知道算对没- –

    • 说:

      GPRS是双向计算的,你开个p2p的视频软件,下载完成后的上传也是要计费的

  23. 说: 回复他/她

    明明就是偷的卡,还捡来的。
    妈的我整天走路怎么没捡过。
    楼上一群傻逼被人诱导了,还在那乱骂!

  24. 说: 回复他/她

    公司管理不善遗失卡要负主要责任,如果早点挂失,也不会产生那么多的费用。

  25. 说: 回复他/她

    别他妈搞笑了,“26个英文字母都认不全”还会聊QQ,还会用无线上网卡。

  26. 说: 回复他/她

    26个字母不认识,居然有使用sim卡的上网卡?我都没有啊,知道那东西贵!这件事情,当事人主要责任,确实有偷卡的嫌疑,并不是像报道说得那么无辜,其次中移动有点没有人情味,看似和中移动没有什么关系和责任,但是对与一个企业来说25w的费用是小数目,可是却害了人家一辈子啊,中联重科就更不像话了,完全可以协调解决的事情,非要搞成这样。

  27. 说: 回复他/她

    我们就先说自动扣款的事:为什么7个月后才发现,这个责任是怎么回事,就算是农民偷了卡,那从财务上大约一两个月内就能反映出来,为什么是7个月…

  28. 说: 回复他/她

    档中央不是说好是广大死老百姓当家做主的正符吗~~~看来那个什么集团公司是弱者啊~~

  29. 说: 回复他/她

    这年头,终于发现是中移动的流量贵,还是新疆的切糕贵了吧。

微博评论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