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iPc 首页 > 全部文章 > 游戏相关 > 阅读文章
科学X网    Office    苹果中国    微软中国    VPS

《使命召唤》幕后的未来军事揭秘,这可不是科幻故事

29
五月

这个世界上没有东西可以拥有永久性的先发优势!美国电子游戏《使命召唤》系列的顾问彼得·辛格,向我们揭示出这款激动人心的游戏中蕴含着那些即将成为现实的未来军事科技与现实变化,同胞!你警觉了吗……

《使命召唤》幕后的未来军事揭秘

今年11月,游戏大作《使命召唤9:黑色行动2》即将按计划上市,互联网上到处都在热火朝天地讨论这个游戏,Youtube上甚至已经放出了好几个有趣的视频了。《使命召唤9:黑色行动2》延续了2010年的《使命召唤7:黑色行动》的故事,但游戏的背景从前作的1960年代美苏冷战时代的传奇一跃到未来的2025年,游戏情节设定为美国和中国对峙,而美国大量先进的高科技机器人战车被黑客入侵劫持,转而向它们的制造者发动攻击。尽管这种阴暗的故事情节听上去很科幻,但它实际是基于国防未来学家彼得·辛格对世界现状深刻分析的基础之上的。《外交政策》的记者专访辛格,请他谈谈这个游戏幕后的一些事情。

《使命召唤》幕后的未来军事揭秘

外交政策:关于《使命召唤9:黑色行动2》,外面有一大堆的传言。你能不能给我们谈谈这个游戏?

彼得·辛格:(笑)我正想谈谈这个话题,外界的媒体上已经有不少的传言了。基本上,这一部的故事是基于前一部作品《使命召唤7:黑色行动》的内容之上的。故事设定分两个部分,某些情节发生在1980年代的冷战时代,而大部分的情节则假想在未来的2020年代,美国和中国由于一系列的地区紧张局势和资源短缺问题而陷入了一个类似于冷战形态的状况。基本上,我们把现在开始出现的一些世界发展潮流和一些已经进入实用阶段的科技视为潜在的未来,放入了这个游戏中。未来的政治发展趋势也同样被放了进去,随着游戏进程而发展。我们确定了一些塑造出当前和未来的战场发展的主要趋势。你会在游戏中看到机器人大战。在一代人以前,这种想法只在科幻小说里出现。可现在,美国军方光在天上就有7000架无人驾驶飞机,有些飞机已装备武器,在地面上还有12000辆无人驾驶车辆。美国还在50个国家和地区开始部署军用机器人。在其它领域,我们也将会看到机器人的广泛使用,不过这些变化也不是越大越好。举个实际例子,我们在游戏里设计了一款战术旋翼直升攻击机。为了做好市场宣传,我们制作了一个仿真模型的演示视频并把它们发布到网络上共享。我听说有个国防部的官员看完这段视频后就问,“我们干嘛造不出这玩艺儿?”

《使命召唤》幕后的未来军事揭秘

外交政策:这些新的军事科技是有助于强力的政权加强统治呢?还是帮助弱势的政权加强其对抗强权的能力?

彼得·辛格:这个还真不好说。但我认为现在我们已经开始在武器装备上看到开源的力量了。在软件领域,我们看到开源的革命性影响已经非常大,孩子们可以轻松接触到最先进的软件科技。我们设想一下,像原子弹或是航空母舰这样的科技装备,它们不仅需要有庞大的国防工业技术来生产制造,还需要有先进的操控技术来保证其有效地使用。就算你现在把一艘航空母舰交到阿拉伯游击队的手中,“拿钥匙开去吧!”他们也不会懂得怎么去有效地操作它。我认为,机器人领域已经开始走向技术扁平化。比如,美国军方所用的无人驾驶飞机广泛采用了代号“乌鸦(Raven)”的操作系统。《连线》杂志的编辑们只花了1000美元,就利用“乌鸦”开发出了他们自己的无人飞机操作系统。我们在视频中用来操作战术旋翼直升攻击机模型的操作系统——“Charlene”,里面甚至设计有许多美国军方不具备的功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希特勒的空军无法飞越大西洋去攻击美国本土。可几年前,一个77岁的盲人老翁却自已制造了可以自行飞越大西洋的无人驾驶飞机。我认为去年应该获得年度最具创新性奖的不是什么大集团公司,而是台湾的一小撮盗贼们,他们利用装备有针孔摄像头的微型无人直升机去打劫珠宝。有人问我,“如果恐怖分子拿到了无人驾驶飞机会怎么样?”,我说,“你指的是2007年以色列用无人机与真主党游击队作战的事么?还是指像那个意图用无人机攻击五角大楼而被捕的家伙(2011年9月的新闻)?”那人犯了个错误,他找了个FBI线人要C-4炸药。在我们这个世界,要买无人机可比买C-4炸药容易多了。

外交政策:如果这些新的武器被用来攻击我们的话,美国准备好了吗?

彼得·辛格:历史的教训之一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东西可以拥有永久性的先发优势。就像当年的英国人从科幻小说中获得灵感发明了坦克一样,他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制造了12000辆坦克(这个数量和现在美国军方拥有的无人驾驶车辆数量是一样的),但在二战中,却是德国人让坦克战术发扬光大。在现代,战场与人员都变得多样化。我们要面对的不仅是像苏联或越共这样的对手。敌人可谓多种多样,从国家政权到各种非政府组织,包括恐怖主义团伙、犯罪集团、叛乱团体和私营军事公司。现代的战争领域甚至还包括网络空间,这在一代人以前根本就没出现过。现实很复杂。到了游戏里,这么复杂的设计是好事也是不好的事。我们要设计出一个更复杂的世界,同时还要在这个复杂的世界中设计出简洁明快的人物角色。

外交政策:我看了Youtube上你们发布的游戏预告片,里面都是奇奇怪怪的武器,想到恐怖分子能劫持这些武器,我就觉得怕怕的,它们看上去都设计得很完美。不过在兵器史上,有很多的武器并不像设计中的那样可以完美地操控。游戏里描绘的是不是技术理想化的战争场景?

彼得·辛格:一直以来,娱乐界都是从世界军事史中挖掘题材、素材和人物角色。与之呼应的是,在过去的100年里,军事界则不断从外界寻找创造灵感,尤其是从科幻小说中,潜艇、铁甲战舰、还有赫伯特·乔治·威尔斯(H. G. Wells)所说的原子弹,都从小说变成现实。但在过去的10年里开始出现变化,军事界开始从电子游戏工业的技术中获得灵感。有时候,技术是被理想化了。征兵的宣传视频里,你看不到叛乱的复杂性是多么让人难以置信,看不到在某些方面来说参军是多么的无聊。不是每一天你都要去突袭本·拉登。有些日子里,你只能每天坐地铁去五角大楼上班,坐在联合参谋部办公室里发呆。另外,在烂泥地里行军是永远都无法避免的。

外交政策:许多未来的士兵将会玩这个游戏,这意味着许多未来的指挥官们最终也得跟着玩儿。

你是否认为像这样的电子游戏将会影响未来的真正的战争形态?

《使命召唤》幕后的未来军事揭秘

彼得·辛格:这个问题提得好。游戏可能会改变人们的期望值,人们认为他们应该拥有这些技术,然后这些技术才会变为现实。我们看到那些所谓的千禧世代,或者说Y世代的人群,他们伴随着能控制那么多的事物的现实长大,他们的期望将会跟随他们进入学校、工作和军队。我小时候老爸老妈总跟我说,“如果你不好好学习,我们就不让你看你喜欢的电视节目。”我儿子现在2岁大了,他已经懂得怎么用iPad上Youtube,找到他想看的消防车视频然后下载回来,想看就看。我们看到这一切正在进入教育界——教授和老师们已经开始讨论这个话题,军队里也同样在讨论。我曾和一位海军海豹突击队的培训师谈论这个,他说,“我们这代人,如果有人说要我们去翻墙跑,我们就老老实实去翻墙,可是新的这代人,如果你叫他们去翻墙,他们就会问为什么?”他又补充道,“如果你告诉他们为什么,他们就会想到一个更好的办法来做到这一点。”

我们已经看到了多任务处理所带来的大量优点,但我们也看到这会引起部分注意力不足的缺陷。我曾在联合空中作战中心呆过,在那里我们协调中东地区的空中作战任务。我站在一个年轻的飞行员身后,看着他打开了36个聊天窗口,每个窗口代表着的一个正在伊拉克进行的不同的空中作战任务,全部由他负责协调。后来我看到了最新的关于过去四年的防务评估报告,里面提到了这方面的影响。我们在战略文件中确定了任务的优先级别,但没有很好地进行设置。我们尝试一次性做太多的事了。

外交政策:这些游戏将会怎样影响公众对战争的看法呢?

彼得·辛格:要强调的是,游戏不过是一个平台。不过你会注意到我在电视广告里出现过,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一直在开发这个游戏,而相关的新闻报道则不断地出现,这说明我们做的事情被大众所关注。游戏玩家可能会从游戏中看到现实社会的发展趋势与相关的真实事件,并熟悉现在的防御基地设施,但他们的了解也不会很广泛:比如说知道稀土元素的紧缺性,了解更多的系统将会转向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操作。如果有人要把矛头指向电子游戏的话,我想指出一个对战争影响更大的方面:义务兵征兵终止法案。虽然有上百万的青少年玩过我们的游戏,但每年美国陆军仅能征募到70000人入伍。在二战期间,美国民众购买了185亿美元的战争债券。但在过去的10年,美国民众购买了0元战争债券,而且买战争债券还有4%的减税。如果要讨论公众和战争之间的联系,我想有比电子游戏更大的方面要考虑。

外交政策:从一个国防未来学家的角度和一个游戏设计师的角度来看,21世纪的战争会有什么不同?

《使命召唤》幕后的未来军事揭秘

彼得·辛格:我为很多娱乐项目做过咨询顾问,其中以出版商动视(Activision)和设计团队Treyarch的研发水平最为惊人。他们都醉心于细节设计。我认为在游戏中我帮助做过最棒的部分之一是也门外的一个岛屿索科特拉(Socotra)。这个岛屿现在是一个地缘战略热点,媒体上开始讨论把这个岛屿做为无人机基地,以便向也门和索马里发动攻击。这个细节说明我们在地缘战略领域的工作做得真是太出色了。不过在最后,在给这个游戏做广告的时候,我们的目标是既要立足于现实,也要让人们知道,这完全是娱乐。

外交政策:可不可以这么说,《使命召唤9:黑色行动2》虽然不是一个确切的预言,但它的故事是合情合理的?

彼得·辛格:游戏中的政治与科技的发展趋势不仅是合理的,它们也是游戏进程推进的重要因素。但人物角色是虚构的,可以让你沉浸其中玩个够。不过要把游戏当成预言未来的水晶球来对待的话,你会发现现实并非如此。正如我所说的,未来虽有无限种可能性,但现实中的各种力量塑造出了未来的形态。游戏就显示出了那些可以塑造未来的力量。儒勒·凡尔纳预言出了潜艇、摩天大楼到互联网的原型。但他也有完全预言不到的地方。如果把这个游戏比做凡尔纳的话,我们已经预言到了潜艇,但我们不知道有没有尼摩船长存在(尼摩船长是凡尔纳著名的科幻小说《海底两万里》中的人物角色)。

《使命召唤》幕后的未来军事揭秘

外交政策:《使命召唤9:黑色行动2》里的观点似乎具有讽刺意味。

美国人自己的高科技武器,转而反过来对付我们自己。这是一个警世故事吗?

彼得·辛格:现实世界中的变化之一,就是我所说的“战场劝服”。我们的目标不再是炸毁敌人的坦克,而是通过其他方法抓住它,让它跟我们合作,就好比是说服它做它原来的主人不想要它做的事情。这是新的战争形式。在以前,你可不能说服一支还没有被它的主人扔出手的矛;你也不能打电话给开着F-14的汤姆·克鲁斯说,“小牛哥,重新编写所有米格飞机的程序,把它们编为F-14;再把所有的F-14编为米格飞机”。可就在几年前,以色列在袭击叙利亚的核设施前,就先关闭了叙利亚的防空部队(大概是指2007年的“果园行动”,译注),然后又出现了Stuxnet蠕虫病毒(这是一种特殊的病毒,专门用于攻击特定的工业生产控制系统,尤其是用于管道和核动力工厂的控制系统,译注)。我们正在步入一个“战场劝服”与传统战斗相并存的时代。这就是游戏所揭示的事实之一。这警示着我们要更多地了解一切并开始做好防务的准备。

关于本文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他/她

    不玩这个了

  2. 说: 回复他/她

    好无聊

  3. 说: 回复他/她

    喜欢战地3

  4. 说: 回复他/她

    我也比较喜欢战地。。

  5. 说: 回复他/她

    美帝VS天朝,呵呵,科幻的战地2 啊

  6. 说: 回复他/她

    我最喜欢战争前线,真实,画质高,

    • 说:

      补充:战争前线是个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