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iPc 首页 > 全部文章 > 感性主义 > 阅读文章
科学X网    Office    苹果中国    微软中国    VPS

xxx正在输入… - 在线聊天最尴尬的功能

26
一月

一封短信也好,一条 QQ 消息也好,第一个字最为重要。别去在乎后面,第一个词的重要性有如比赛发令枪。输入一旦开始,就必须很快写完。这是因为目前市面上绝大多数 IM 通讯软件都支持“正在输入”状态,一旦你开始打字,和你聊天的人就会知道……

上网

一方输入越久,对方越焦虑,他会想:是想和我挑明立场?是难以启齿?还是感情问题?为什么要花这么长时间输入?

正式因为聊天软件的输入提醒(语言学家称为 awareness indicators 提醒指示),聊天中的尴尬沉默被搬到了互联网。使用 Google Talk  或者 Gchat 时用户会看到“ Ben正在输入……”的提示;Apple 的 iChat 用一串平直的省略号代替。关掉提示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容易。

互联网对沟通最深刻的影响是让书写代替对话。人们不再观察彼此说话时的神态,取而代之,我们开始输入表情图片和符号表情;我们不在注意语音语调,转而去开发标点。输入提示的加入协调了对话节奏。也造成了聊天双方的焦虑。

_(:3 」∠ )_ (说到符号表情还有谁玩得过日本人?)

“有好多次我和某人聊天,我正准备回复时,突然没等我写完回复就被打断了。”Clive Thompson 在 Email 里向我袒露,她是一名作家,著有《超乎想象的智能技术:技术如何提高思想?》

我可能在发送信息前重新思考已键入内容,也许我抽空去接一个电话。对方已经看到我在输入,又看到我停止输入——这我是知道的。对方这时候会琢磨我心里在想什么——这我也是知道的。对方会想:“呃,为什么写着写着不动了?这种现象大多情况下不是问题,只有涉及情感或者敏感话题,停顿让对方觉得你心里有鬼。”

聊天

书写对话的一直以来就以其充裕的思考时间领先于其他对话方式。正是因为有了足够的时间拿捏观者对文字的反应。书写不是张口就喊:“你好性感哦!”,从笔头流更应该淌出“我能冒昧地将您比作春天么?”(笔者原文为比作夏天,因为英国夏天是一年中最舒适的季节。)

但是短信和即时消息正在慢慢腐蚀文字交流的优势。短信和即时消息的来往不像写信收信;这是种快节奏非正式的交换模式,更像面对面聊天。轮替这个语言学概念是话语交流的核心特征之一。“借助某些手段,人们判断合适对方讲完,何时轮到自己。”语言学家 Deborah Tannen 说,他著有《你就是不会明白》“说到谈话,谈话双方都会去感觉对方说完没有——对方说话小声了,语调慢慢降低,他们好像阐述完了自己的观点,这时候对方会稍作停顿,告诉我们自己说完了。”

听上去很简单,实则不然。Tannen 的研究显示对话中的话轮实际上很容易在社交中擦出矛盾的火花。某些文化——你可以猜猜是哪种文化——发展出一种 Tannen 称为“高介入度模式”的对话,认为插话是挑衅。其他还有“高体谅度模式”,这种模式下谈话双方会等待对方先开口。谈话模式造成的冲突让双方觉得对方不礼貌。

聊天

但是短信和即时消息不存在这种焦虑,双方打字不影响彼此输入。“你用不着对方停下来让你继续。”Tannen说。但是短信和即时聊天的缺点在于很难知道何时该更换话题,因为你无法确定对方是否还在输入。面对面聊天要做到这点就容易多了,只需要对方一个停顿即可。

输入提醒正是为了解决这种困境。有了输入提醒,双方可以以对话的节奏进行交谈,输入提醒让话轮变得简单——这也造就了年轻人更喜欢发短信而不是打电话,可以给其他人带来好感觉,还能强调某些信息。作家 Keith Houston 说:“输入句子、敲回车、不用等待我马上又可以输入。而在对话中,如果我停下说话,对方肯定要继续说。”

但是知道对方在输入也会造成不少麻烦,Thompson 把这种看得到对方输入的情况形容成:“对方看得到我们如何遣词,输入状态越长,对方越不相信文字内容。毕竟交流应该感觉自然。憋半天想出的笑点不会那么好笑,调情的话语如果要费大半天才说出来功效也会大减。即便是道歉的话如果对方觉得你在为自己开脱责任,看上去也不那么真挚感人。”

回复消息耗时越久,对方会就越觉得扫兴。“大家都知道在对话里你说什么我就回答什么,如果我不赞成你的观点,我会花大量时间去思考如何从反面回答,而非只简简单单地说一个“对啊”。”

聊天

举一个笔者在 Gchat 和一个很久没联系的朋友的例子。我写了很多条计划,当我写到最后一条时,对方说已经等了我好久为什么还不说话?他的这番话让我注意力转移,所以打字速度更慢了。“来了!我也要写个长的!”他写道,“来了!”他又写道。我只是想说“我想礼拜天再计划,我们可以晚些时候再决定。”我发出这条信息后他的反应是“什么?这么长时间你就写这个!?!?!”

互联网便捷的书写交流的代价正是这种不必要的焦虑。如果我们关掉输入提示,我们又会遇到话轮不畅的难题。许多人试图改善输入提示,都以失败告终。实时输入让你看见对方输入的情形,每一次键盘敲击都会告诉你。这种模式变得很不受欢迎,Google正将输入提示引入几年后的 Google Wave 产品,但是很多人都和 Slate 的编辑 Farhad Manjoo 有过相同的体验“被输入提示太自觉了,它干扰了我传达想法的能力。”

聊天数字通讯只是一根网线,甚至连网线都不用。

在输入之前先在脑海中想一想,这是最容易的变通之道。看起来很简单,做起来却不容易。很多人用写作进行思维,写作对于他们并不是简单的记录已经成型的思想。也许Google可以在产品中为用户这样设计,不显示为:“Ben正在输入……”,而是显示成:“Ben正在思考……”

关于本文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他/她

    沙发,,躺着真舒服。

  2. 说: 回复他/她

    果断支持改成:“正在思考”

  3. 说: 回复他/她

    正在编造

  4. 说: 回复他/她

    曾不止一次被“正在输入…”给打断自己正在写的回复。强迫我去等待。

  5. 说: 回复他/她

    小编没得写了吧,转这个= =

  6. 说: 回复他/她

    正在出翔也行

  7. 说: 回复他/她

    正在思考

  8. 说: 回复他/她

    杯具的是:
    女神“正在输入…”,满怀期待,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9. 说: 回复他/她

    早已关闭QQ的输入状态,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看了他信息,其实我不想和他说话。

  10. 说: 回复他/她

    手机不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