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iPc 首页 > 全部文章 > 新闻相关 > 阅读文章
科学X网    Office    苹果中国    微软中国    VPS

历史上11个疯狂且诡异的军事实验

17
六月

军事研究者们已经在各种各种疯疯癫癫、稀奇古怪的实验中倾注了大量精力心血,以及纳税人的钞票。有充足的理由驱使他们甘愿在任何事情上冒险。有的人认为他们必须冒险进行研究以便压过我们的敌手。其他人则或许是将这些不同寻常的项目当做一种为人生冒险而筹钱的方法。 clip_image001

蝙蝠炸弹

二战末期,美国空军正在寻找将日本城市烧成白地的更好办法。一位牙科医生联系了白宫,建议将小型燃烧装置捆在蝙蝠身上,然后将这些蝙蝠置于炸弹外壳状的笼子里广为投放。

根据这项计划,百万只蝙蝠将在炸弹壳用降落伞缓缓降落的时候四散逃出,这些飞行的哺乳动物将寻找仓库和工厂的小阁 楼栖身,直到它们身上安装的点火装置生效。1940年代早期,一场蝙蝠炸弹的实验出了差错,点燃了位于新墨西哥州卡尔斯巴德(Carlsbad, NewMexico)的一处小型空军基地。

事故过后,这项计划被转给海军,后者又持续研究了一年多。那段时间里,海军陆战队在犹他州的杜格威试验场(Dugway ProvingGrounds)继续为这一计划的实现孜孜以求。他们向日本城市的大型实物模型投放了蝙蝠炸弹,这些小动物成功引发了不少火灾。

1

阿拉斯加51

数 年前,在阿拉斯加某空军基地的旷野中,军方物理学家托德·佩德森(Todd Pedersen)坐在雪地上欣赏着美丽的 极光。只是,他所看到的这些发光物不是自然生成的,而是佩德森自己制造的。佩德森使用极多的阵列天线,将好几兆瓦的无线电波射入高层大气,创造了这一天空奇景。

这一装置取名为HAARP,即高频活跃极光研究项目(High-frequencyActive Auroral Research Program),计划用来研究关于电离层的一些引人入胜的问题。但是,项目引来了阴谋论者的更多猜测。当时,这一装置被讹传为气象控制机器,一件超级武器和终极地下间谍机器。对他们而言,似乎制造人工北极光本身还不够怪异的。

clip_image003

核武试验,离得太近

核 弹头爆炸时,你一定不想身处附近,你绝对不愿意就躲在离爆炸点几英里外的地方。然而,冷战期间,一些士兵却准备好在轻型弹射装置和低当量核弹的配合下,亲身携带核弹进行飞行攻击。

1960年代,陆军拥有超过两千枚用于发射的小型核武器,每颗最大爆炸范围仅2.5英里。1962年,陆军在司法部长罗伯特·F·肯尼迪的注视下,于内华达沙漠投放了一枚这样的“鞭炮”。它的爆炸 范围仅1.7英里,这也是美国最后一次进行地上核武器试验。

clip_image004

粘性枪

向 那些伊斯兰“圣战”狂热分子喷射粘性泡沫听起来像个愚蠢透顶的计划,但是陆军已经在从事用粘性枪,简而言之,“黏住”敌人的研究。其后,政府和一家材料研究公司“AdherentTechnologies”签了合同。这家公司的目标就是开发出一种黏性聚合物,以便能黏住行 驶中的交通工具而不伤害其操纵者。

随着战争性质的改变,城市巷战和地区冲突比常规战斗显得更为重要,军队对轻度致死武器显示出越来越浓厚的兴趣。在实际应用中,这将把平民的伤亡人数降到最低。每当无辜者被杀死,都会点燃暴乱的火种,而且会让国内民众感觉极为糟糕。

目前许多人员都装备了闪光弹和高光激光棒作为使敌方致盲的手段,以取代警告鸣枪。有的则拥有远程发声设备——音频炮,这种装备可以向对方传递口头警告,或使其射程内的敌人失聪。

Capt. Joseph Kittinger

超级跳伞

1960年,乔·基廷格(Joe Kittinger)上尉驾驶一个热气球爬升至同温层——离地大约20英里——然后从这个高度跳下。他以每小时714英里,超过音速的速度撞向地面,最后在新墨西哥州沙漠中安全着陆。 乔的勇敢一跳是“刨木花计划”(Project Excelsior)的一部分,这一计划 旨在探究高空飞行器的飞行员将要面对的安全问题。基廷格的实验证明了由弗朗西斯·波普里(Francis Beaupre)所设计的测试降落伞可以 应对最为极端的恶劣环境。

直到今天,基廷格的这一跳伞高度记录还是无人能破。但是,一个由“红牛”生产商支持的民间团队,正在尝试打破记录。

clip_image006

致命海豚

1990年代早期,据一个俄罗斯军官说,他训练了几只海豚用于攻击敌船。他设计了一系列测试,以证明这些海豚可借由螺旋桨的声音辨认出不同的船只。理论上,这些哺乳动物能够用于向敌船设置爆炸物,且不会误伤友方船只。

几年之后,当他无力再承担这些动物的费用时,他将其卖给了伊朗。这些海豚从此杳无音信。谣言坚称更大规模的军事海豚训练计划还在进行中 ——训练它们格杀对方的游泳者。

clip_image007

伤害射线——不总是如此之痛

Active Denial System,这种可以发射伤害性毫米波的射线枪,它的测试效果在骇人听闻和荒唐可笑之间摇摆。2007年,一名空军士兵被非同寻常的强雷达波束烧伤,空军随后公布了一则经 过仔细审查的报道。在评估这种武器的测试中,这名士兵扮演了敌方侦察员的角色,经过全功率射线持续四秒的照射后,他受到了伤害。

在 一个为记者准备的演示中(包括危险工作室的莎伦·韦恩伯格),伤害射线的效果却截然相反。射线出现了淋降,仅产生了稍许热量。

clip_image008

通灵特警部队

1981年,伪装成水管工的恐怖分子在意大利维罗纳(Verona)绑架了詹姆斯·多齐尔(James Dozier)将军,并将其扣在一个秘密地点作为人质。事情发生后的前几天内,意大利政府拒绝与美国军方合作进行调查或援救。

军方不顾一切地找寻多齐尔,为此向服务于“烤架火焰”(Grill Flame)计划的通灵者求助。在这个实验 计划里,通灵者们受到严格的评估,然后被要求收集可靠的情报信息。

随后,其中一个通灵者宣称将军被囚禁在一幢红屋顶的砖房内,另一个人则猜测人质被关押在北部小城帕多瓦(Padua)。几天之后,在一个内线的通风报信下,多齐尔被意大利特警部队成功救出,

数十位科学家和秘密承包商主持了一些更为科学的实验。波音公司的研究者们在1960年代邀请志愿者用意念力控制一台随机数字发生器。志愿者们要尝试用各种他们能获取的超自然力量来控制结果。

据研究者记载,偶尔,这些超自然力量能起作用,不过都是时灵时不灵。

迷幻药小白鼠

冷 战期间,中央情报局积累了大量的迷幻药,足够提供给世界上每一场即兴乐队演出中的嗑药听众们。一个由国防部和情报部门混合组成的机构负责测试迷幻药作用于士兵和平民身上的效果,其中一些研究者决定,也给自己弄一点试试。

在回忆录中,陆军精神病医生詹姆斯·凯彻姆(James Ketchum)讲述了他的一个同事把自己 当实验品的故事。这位研究者穿着内裤四处晃荡,手臂上扣着一个玻璃器皿,里面装着迷幻药和乙二醇的混合物。他想尝试一下这种迷幻药配方能否穿透皮肤,并且若无其事地表示这并不奏效。

在 另一个更加灰暗的故事里,军方研究员在糟糕的迷幻药试验中被折腾得精疲力竭。在一次户外休养的时候,弗兰克·奥尔森(Frank Olson)呷了一小杯掺有迷幻药的橘味白酒,随后药效发作,产生了极大的反应。奥尔森因此事差点被解雇。

数天之后,这位生物武器研究员据称从一家纽约旅店的十楼窗户中纵身跳了出去。中央情报局发言人声称他患上了急性抑 郁症。但是数年之后,对他的尸体研究表明,看起来他的大脑在坠落之前就已经处于烂醉状态了。

clip_image010

驾驭闪电

过去的几年中,国防部高级研究项目署(DARPA)启动了闪电炮项目,计划用电流的强劲冲击打击敌方的炸弹。经历了一 系列丑闻之后,这一机构将项目名称改为“应用动力学”,对许多不成熟技术进行重新包装,使其成为让车辆操纵失灵或摧毁临时爆炸装置的手段。

但是,闪电炮的雏形有效射程只有15米,当你尝试阻止汽车炸弹或引爆地雷时,这一距离并不够安全。另一家公司,“超级另类防卫系统”(Xtreme AlternativeDefense Systems),打算用“可控调谐闪电技术”对闪电炮的战斗方式进行彻底变革。看起来,XADS的头儿皮特·毕塔(Pete Bitar)无意再做气垫汽车了。

浣熊视力

海军研究员们尝试开发出一种药片,以便让部队服用后在黑暗中也能清晰辨物,或至少能辨认出用于发送秘密情报的红外线射线。

有些动物眼球中拥有天然的色素,可以看见比人类可使光线波长更长的射线。但是正常的人类视网膜无法产生出这样的分子。

为了让人类志愿者拥有浣熊视觉,研究者们给他们服用一种类似维生素A的化合物,希望这些化合物能转化为夜视色素。

关于本文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他/她

    沙花

  2. 说: 回复他/她

    第二的位置

  3. 说: 回复他/她

    很久没更新了吧!

  4. 说: 回复他/她

    这个没啥意思 来点阴谋论吧

  5. 说: 回复他/她

    有意思~

  6. 说: 回复他/她

    气象控制机器!红警!

  7. 说: 回复他/她

    这些内容都有考证么……?

  8. 说: 回复他/她

    我只想晓得最后那个有没有成功

  9. 说: 回复他/她

    跳伞那个已经被超过了吧。。。

  10. 说: 回复他/她

    怎么没有著名的“费城试验”?

微博评论箱